让叔叔看看你有没有长大作文

让叔叔看看你有没有长大作文
侵删

时间回溯到二十年前,那时的人们出行还无法像现在一样,叫滴滴,打出租,坐顺风,更没有各种单车、电动车和共享汽车。

 

安小慧,一个刚刚高中毕业,步入社会的小姑娘,也像大多数人一样面临着找工作的问题,所幸家里有点关系,托人安排到镇上的小学里,做了一名民办教师,代上几节数学课,拿着点微不足道的工资。

小慧人长的水灵,身材高挑,扎着马尾辫,瓜子脸,柳叶眉,秋水一般的双眸,一笑便如天上的一对月牙儿一般,丹唇外朗,皓齿内鲜,明眸善睐,靥辅承权,端是位大美女,十里八乡也是出了名的。

这不,高中刚毕业,来家里提亲的人,门槛都给踢断了,这里边最为积极,最为上心的便是邻村的吴天明,他大小慧两岁,三番五次让父母去提亲,曾扬言非安小慧不娶。

小慧的爸妈也都是比较开明的人,没有强自做主的意思,让女儿自己挑,毕竟女儿一生的幸福,还是要自己做主的好。

去学校代课后,因学校离家远,有二十几里地,一个姑娘天天来回跑,路上家人也不放心,所以周内吃住都在学校,只有周末回趟家,骑着自行车,半个多小时悠悠荡荡就能到家,这样的日子一晃两年多就过去了,小慧也很是喜欢这样的生活,平淡而充实。

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
再来说说吴天明,高中毕业后便在家闲赋,因家境还算可以,也未外出打工,至于为何会对安小慧念念不忘,是因为一次小小的误会。

九十年代末的农村,人们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娱乐项目,大人们没事便逗一逗小孩子,平日里见到小男孩,都会说上句。

“来让叔摸摸看鸡儿长大了没。”

说完便会伸手去摸一摸小男孩的鸡儿,这吴天明自小活道,胆子也大,经常学着大人们的口气,对小他点孩子说上句。

“来让叔摸摸看鸡儿长大了没。”

每次说完还会煞有其事的去摸一摸,经常逗的几个玩伴哈哈大笑。

那年吴天明上五年级,安小慧上三年级。

在一个雾蒙蒙的早晨,一堆孩子结伴去上学(那个年代农村孩子上学全是走路,往往一个村的都会结伴一起),这天吴天明看着身后一人走来,未多想,也是学着大人们的口气说了句。

“来让叔摸摸看鸡儿长大没有。”

转身顺手上去就摸了一把,天比较黑也看不清,这一摸不要紧,等到看清楚来人,身旁的伙伴笑蒙了,吴天明摸的不是别人,正是安小慧。

吴天明天生大大咧咧的性子,当时也是一阵阵的蒙圈,虽说还是十一二岁的懵懂少年,但最起码的男女之别还是分的清楚的,啥话没说。

转身撒丫子就跑,脚底抹油一般,火急火燎,到学校后,整整好几天,人都恍恍惚惚的。

自从那次的事故之后,两人见面就像老鼠躲猫,有吴天明在场的地方,安小慧就会跑开,有安小慧在场的地方,吴天明都会远远的看着,两人从不在同一场合站在一起,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了成年。

一天,也像现在这个初夏的季节一般,和风日丽,阳光明媚,小慧上完周五最后一节课后,就准备收拾东西回家,一个星期没回家,怪想的。

不想这时校长来到了小慧宿舍外。

“小慧在吗?”

小慧打开门,轻轻一笑说。

“校长找我有事吗?”

“嗯,小慧啊,有这样一件事,这不马上六一儿童节了,学校组织排练节目的吴老师,她家孩子生病了,晚上你能不能帮忙安排一下会场,学校人手不够。”

“……这个,校长我一个星期没回家了。”

“就这一次,为了我们学校的荣誉,辛苦一下吧,晚上留一会,把会场布置出来再回去也不迟。”

“校长,宿舍不是还有几个老师在,教体育的王老师不是在么?”

“唉,别提了,男老师干不了这种细活,安排他们干的活从来没让人满意过,你就辛苦一下,这可是展示你才华的大好时机啊,你一定要把握好,行了,我走了。”

“校长…校长…”

说完后,校长直接走了,没有再给小慧一丝推脱的机会。

没办法,那就只能忙完才能回去了,其实小慧没说的是,明天奶奶过生日,所以她今晚必须要回去,她是奶奶从小带大的,跟奶奶很是亲近。

小慧匆匆忙忙来到到饭堂,随便吃了几口,便赶去了学校礼堂,说是礼堂,其实就是几间屋子打通了隔墙,勉强坐下一百来人的一间大房子而已,大瓦房红色的顶,绿色的墙面,几个大窗户,明亮透彻。

其实大体的布置已经完成,小慧也就是擦擦桌子,挪挪板凳,打扫打扫卫生,还别说,这些小事,做起来也确实费神,小慧人本来就心细,自然耗费的时间就长些,直到晚上十点多,才将将收拾完,刚刚坐下歇会儿。

校长便推门进来,肥腻的脸堆着笑,手里拎着半瓶二锅头,走路一晃一晃,大大的肚子像是挂在前边物件的一般,随着身体有节奏的左右晃动。

“小慧啊,你喝酒不?”

“校长,我不会喝酒,也没喝过。”

“哈哈哈,没喝过不要紧,尝一尝就会喜欢的,来,喝点。”

说完便朝着小慧走来,小慧起身预躲,不料被校长一把拉住,从身后卡住小慧,左臂死死夹着小慧的头,右手拿酒往嘴里灌酒,可怜小慧一弱女子,怎会是这中年胖子对手。

小慧能做的就是牙关紧咬,死死不张口,瓶口已经将嘴唇擦破,牙龈也出着血。

“哈哈,小慧啊,你就从了我吧,从了,我今年就给你转正,让你当个正式的老师,怎么样?”

小慧死不开口,校长便放弃了灌酒,酒瓶随手一扔,左手顺势捂住小慧的嘴,右手便在小慧身上游走,油腻的大手游荡至胸前。

“哧啦”一声,小慧洁白的衬衣被撕破,露出内里的一抹粉红,几粒扣子似天空中流星划过一般,打着旋的坠入凡间。

小慧眼中噙满着泪水,却是一滴也未落下,她还在用力反抗着,拳打脚踢,牙咬头撞,一切能用的力量全都用来进行着反抗。

无奈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劳,嘴里也只能发出些“唔唔唔”的声响,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,这点声响早被四周的墙壁吞入肚中。

一只油腻的大手,在即将扯掉那抹粉色的时候,只听“砰”得一声闷响,吴天明手拿小臂粗的棍子,对着校长便是一顿猛打,几棍子下去,那坨肥腻的肉便如烂泥般瘫倒在地。

一句话未说,扔掉棍子,拉着小慧就往外跑。

两人一前一后,风一般跑着,一对修长的身影被皎洁的月光,拉伸的长长的,跑动中时而融合时而分开,但拉着的手却是再也没松开。

一口气跑到了学校门口,吴天明脱掉上衣反着穿在小慧身上,大大的运动服包裹着娇小玲珑的人儿,如果没有之前的一幕,这该是多么浪漫的一刻。

潇洒的一跨,骑上了车子。

“上来。”

“坐哪?”

“前边。”

也未多想,此时仍然惊魂未定的小慧,乖巧的似个猫咪,宽大衣服,似乎包裹的是她整个的身心。

一辆单车,两个人,她在前,他在后,宽厚的臂膀牢牢包围着她,小慧眼神迷离着,内心却一片宁静。

一路无话,到了小慧家门口,两人下车后。

“我转过去,你把衣服正着穿好,头发重新扎一扎,嘴唇擦一下,回家别让家人操心。”

“他不会死了吧?”

“放心,我下手知道轻重,我打的是脖子,这会说不定已经醒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回去吧,我明天来找你,晚上好好睡一觉,去吧。”

小慧转身,迈着小步子,多想再走会,到家门口的几十米距离,愣是让她走出了学校到家的距离。

在小慧即将到家门口时,只听身后一句坚定如铁的声音传来。

“安小慧,我要娶你,这辈子我就赖上你了,看着办吧,就这。”

第二天,吴天明骑着车子,准时来到小慧家门口,隔着老远贼头贼脑的望着。

小慧早早就起来了,一直在家门口张望,期待着看见,看见那个宽厚的臂膀。

远远的四目相对,内心其实一万头小鹿乱撞,但嘴上说不出口,微微一笑,对面的吴天明看到,激动的差点飞起来。

忽然,小慧发现一个问题,这吴天明骑的车子前边也没有梁啊,那昨晚自己坐在哪里呢?!

走上前去。

“吴天明,你骑这车子是昨晚上那辆吗?”

“嗯,是啊。”

“那昨晚,我坐在哪里?!”

……

一个安静的午后,一对夫妻相拥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女子笑得花枝乱颤,男子则唯唯诺诺。

“吴天明,快告诉我,我那晚坐在了哪里。”

“哈哈哈,不可说,不可说。”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90 分享